欢迎您的到来!   设置首页   收藏
你的位置:主页 > 六合乐坊心水论坛 >

00后上战位 他们如何看待“使命、名誉跟任务”

发布时间: 2019-02-23?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怀揣着“做一名军人”“成为好汉”的幻想与热血,大量00后投身军营。

  空降兵的精神正在这些00后身上传承。在范桂颂看来,军人的血性在战斗年代是上甘岭战役中的不畏捐躯,在跟平年代是抗震救灾时的挺身而出,而放在自己身上,就是高标准请求自我,实现好每一次任务。

  会学习、有主张、讲情理,在戚勇强眼中,00后就是这样一批有个性、爱问“为什么”的兵。

  作为曾在抗美援朝上甘岭战斗中打出国威、军威的豪杰部队的一员,在新兵训练营,戚勇强经常给新士兵讲述上甘岭战斗的故事。每到这时候,不大的板房教室里总是一片安静,也常有人听着听着红了眼眶。

  高中毕业后,房炳旭终于如愿报名参军。递上志愿单的时候他甚至已经想好了,如果选不上,高考就报考军校。

  想到兴许有人会像自己一样受到感召参军入伍,这个年轻的列兵忍不住笑了。

  “他们也在改变我们的带兵方式”

  2000年出生的房炳旭第一天走进军营时,所有熟习又陌生。报到的路上,坐在摇晃的绿皮卡车里,他想起听过的故事中的画面??整齐的营房、严肃的班长、严明的纪律……车厢上悬挂的一块幕布外,假想中的世界正在变成事实。

新兵登机,预备跳伞。苏峰/摄

  “好高啊!”这是曾龙辉跳出飞机后脑筋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伞开前的3秒自由落体似乎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很紧张,仿佛忘了害怕,只想着一定要跳下去,一定要完成任务。”曾龙辉的四处,一朵朵银白的伞花在空中依次绽开,机场、农田如画卷般铺展在他们的脚下。

  “我听到的是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追随着“男神”的脚步,饶澜靖走进军营。

  廖永琪记得刚宣布选拔示范班的那一天,各班列队接受检阅,在首长问完“谁感到自己有才干进入示范班”后,他鼓起勇气举起了手。

  军事看点
  00后上战位,他们如何看待“使命、荣誉和责任”

  去年9月,一辆辆汽车拉着成千盈百怀揣妄图的00后驶入位于南方某地的空降兵训练基地,新兵们要在这里经由基本训练,而后分批次转战空降兵新兵训练营,开始专业的跳伞训练。

  5个小时后,东方既白,房炳旭做完最后的检讨,登上飞机。上午8点,所有准备就绪,飞机迎着朝阳缓缓升空。50米、100米、300米……高度达到1000米,舱门被拉开,房炳旭看到偌大的机场在他脚下缩成小小的方格,霞光映在不远处的云层上。他深吸了一口气,筹备迎接新兵训练期间的最后一次跳伞。

  房炳旭的爷爷是一名老兵,两位表哥也都曾从军参军。从小他听爷爷讲的就是黄继光、杨根思的故事。而照片上,表哥们穿着军装的矗立身姿,也让他倾慕不已。

  离机姿势定型训练是不少新战士的“噩梦”。这一课目需要依照跳离飞机时的动作,弓背哈腰保持5分钟以上,以求形成肌肉记忆。为了确保跳伞时操作标准保险,训练中不能出现丝毫偏差,背抬得高了几度,跳机动作歪了些,都要从新来过。

  “再讲一遍吧。”这是戚勇强给新兵们发展政治教诲时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原本做好了新一代年轻人不一定爱听“老故事”的准备,但戚勇强没想到,自己反而被这些00后堵在了门口。

  他们甚至还想影响更多的人。追随“男神”老师脚步入伍的饶澜靖从小爱好传媒。入伍后,她喜欢用镜头记录下战友们的日常训练生活,剪成小视频和大家分享。

  新兵范桂颂始终记得,2008年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后,在电视上看到空降兵官兵打着“黄继光生前所在军队”的旗帜进入灾区抗震救灾。10年后参军入伍,他如愿成为一名空降兵,那幅画面与那个名字,在他心中从未磨灭。

  开年后的第一场雪还没有化尽,寒风怒吼着沿长江吹过江汉平原,位于湖北某地的空降兵新兵训练营的气温更低了。深夜2点30分,中心广场边的最后一家商铺也已经熄灯,18岁的新战士房炳旭准时醒来,钻出热乎乎的被窝,抖动着睡梦中抽筋的小腿。黑暗中他哈出一口冷气,飞快洗漱停止,整理好行装,跟战友们登上开往机场的车。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郑自然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00年出生的曾龙辉就是跳示范伞新兵中的一员。为了这一跳,曾龙辉很长一段时间忙得没空给家里打电话,他把休息时间都拿来加训。刚开始吊环抓不牢,他反复训练,胳膊都练肿了;蹲离机弯腰不够低,他练得汗水把眼前的地面都滴湿了。

  巨大的战机轰鸣声中,曾龙辉迎来了他的首跳。飞机升空,舱门打开,曾龙辉第一次从近千米的高空俯视脚下,云层从身边飘过。弛缓,是他那一刻独一的觉得。

  “出列后才感到缓和,一开始没想这么多,就是想证明自己,拿到这个光荣的名额。”回想起那一天,廖永琪的眼中闪烁着愉快的辉煌。

  在这里,条件变得更艰难,训练变得更严苛。

  “现在想得最多的,就是如何成为一名好兵。”房炳旭说。

  转变,是因为跳伞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新兵跳伞离机。苏峰/摄

  跟着高强度训练的持续开展,戚勇强发明,00后新兵们开始主动适应军营生活。刚开始,手机除了联系亲朋好友还是娱乐工具,到后来,和家人打完电话,他们把更多的时间用来彼此讲解训练动作。

  参军同样是饶澜靖的幻想。这个18岁的姑娘在当过兵的高中数学老师口动听到不少军营里的故事。那些“与枪炮相伴的日子”和“摔倒了必定会有人拉你一把”的战友情,让饶澜靖心生向往。

  “跳!”投放员一声口令,战友们一个接一个跃出机舱,依靠着训练出的肌肉记忆,曾龙辉深呼吸,弯腰,屈膝,一跃而出,“从空中坠落”。

  “和现在的训练一比,学校里的军训真是小意思。”不少人这样想。

  现在,第一次跳伞前的请战书贴在新兵宿舍的门上,这些00后新兵的名字慎重地签在他们的誓言后:“战机在号召英雄,是军人就该上战场建功绩,男儿何不带吴钩”“向前,向前,向前。向着胜利向着渴望冲锋,这是咱们唯一的方向!”

  按照空降兵的传统,每次检查完背囊,投放员都会竖起大拇指大喊一声“好”。听到这声“好”,曾龙辉的心里就有了底。

  2018年9月,大批和房炳旭同龄的00后参军入伍,成为新兵主力军。经过3个月基础训练,大部分新兵已下连,空降兵则因为兵种特殊,还要再接受3个月的跳伞训练,完成6次跳伞任务。

  走向“不一样的世界”

  在引导员戚勇强看来,“崇尚名誉”是一代代军人的奇特追求,00后新兵更是如此。“他们有自己的想法和目标,一旦认准就会为此拼格斗争,所以他们旁边更轻易出尖子。”

  “向前是咱们唯一的方向”

  因为驻地降雪,这一批次新兵的最后一次伞降训练已经拖后了一周。舱门前,年轻的00后们弯下腰,抱紧怀中的备用伞,回忆着训练时的动作,摇动地迈步,勇敢跃出了机舱。

  “伞兵生成绩是被包围的。”这是电视剧《我是特种兵》中的一句台词,同样成为不少新兵决定加入空降兵的理由。在电视上,他们看着空降兵像一把把尖刀从天而降,插入敌人心脏,这些影视画面激发了他们的“英雄梦”。

  “我欲望当前也做个像我老师那样的人,把军营里的故事传递给更多人,让他们看到真正的中国军人是什么样的。”她空想着当前可能拍电影或者纪录片,把中国军人的报国理想与家国情怀展示出去。

  队列训练过半,新兵们迎来了提拔队列示范班的消息。像一颗石子投进湖心,他们即时忘记了疲惫,开始铆着劲地争取为数不久的多少个名额,因为选进示范班,就象征着将有入伍以来的第一张捷报寄回家。

  “他们也在改变我们的带兵方式。”戚勇强说。

  很多人不再盼星星盼月亮地等着发手机打电话,他们更愿意一起回忆每次跳伞任务。拿到手机后,偶尔玩的游戏也换成了《刺激战场》,因为那里面的主人公是空降兵,既有跳伞环节又有地面作战情景。

  现场一片宁静,廖永琪是第一个举手的人,连他的班长都有些意外。被点到名后,廖永琪当着所有新兵的面出列演示动作。众人的目光聚焦在他身上,摆臂、前踢,他努力操纵着不停发抖的双手,甚至能听到自己胸腔里怦怦的心跳声。

  在伞训期间,每一名新兵都要完成6次跳伞任务,而作为示范伞,能够提前多跳一次。这一跳,成为很多新战士心中的“无上声誉”。

  (视频制作:郑天然 蒋龙)

  他忘不了,有一次缺勤练习遇到雨天,连队一个班长花了10分钟时光,向新兵们阐明为什么下雨天也要坚持训练。起初认为“出去会感冒,雨停了再出去也不迟”的新兵士们听到班长说“战场上任何前提都要打仗,所以当初下雨天也要实现训练义务”后,二话不说便列队出门,此后不人再提过“等景象好了再训练”。

  然而,有人叫苦,但不人想要放弃,由于班长说过的那句“想成为一名军人,就先要有军人的样子”印在了每个人的脑海中。

  “快乐跳伞,享受激情”“离机吓一跳,着陆哈哈笑”,随着00后新战士对跳伞任务越来越熟悉,这些顺口溜在新兵营广为传布。

  进入队列示范班,象征着要按照更严苛的尺度接收更艰巨的训练,廖永琪把休息时间都拿来加班训练站军姿、踢正步。入伍前他习惯“昼伏夜出”,刚来训练基地一度不适应部队的作息,当初每天一沾枕头就能睡着,连想家的功夫都没有。但一想到参加示范班是给所有新兵做榜样,还有喜报寄回家,每个人就以为再苦也值得。

  军旅题材影视剧也让不少年轻人获得了“什么是军人”的启蒙。“哪里最危险,哪里就会首先浮现空降兵。”从小喜好阅读的范桂颂取舍解甲归田,是因为2008年的汶川特大地震中,他从电视上看到了15名空降兵壮士冒着生命危险空降到震中的故事。从那时起,“军人”这两个字在范桂颂心中有了更直观、更具体的形象。

  队列训练是新兵参军后基础训练的第一个课目。站军姿、踢正步、走队列,看似简略的动作在高标准恳求下要做好并不简单。多少天下来,年轻的新兵们个个被晒脱了一层皮,腿脚肿胀,红花油成了“常备物资”。

  “他们旁边更容易出尖子”

  他们被基地里清凉幽静的林荫道和辽阔的操场吸引。但很快新兵们就明白这个像大学校园一样的训练基地,与诗情画意无关。

  两个月后,一批已完成基础训练的新兵转场到位于湖北某地的空降兵新兵训练营,开始专业的跳伞训练。离开大学个别环境优美的训练基地,新兵们来到训练营。在这个为方便跳伞而建的常设驻地,一排排板房代替了整洁的教养楼,空旷的操场取代了安静的林荫道。

  他发现,这些年青新兵们有本人的一套学习方法。每次发展完政治教导,他们就会去找相关的电影、短视频来看。缓缓地,戚勇强也开端尝试着用片子、纪录片讲课。


Copyright 2018-2025 http://www.266555q.com All Rights Reserved.